咸阳日报社2019年预算说明 违规收送礼金问题线索举报
工“荒”业“难”萝卜和坑的错位

摘要:3月4日,来自福建泉州台商投资区人力资源市场的吴主任专程来咸阳,与之协同的还有5名企业代表,他们一行都是来招人的。太缺人了,...


3月4日,来自福建泉州台商投资区人力资源市场的吴主任专程来咸阳,与之协同的还有5名企业代表,他们一行都是来招人的。

“太缺人了,所以我们只好上门来啦,薪酬待遇、社会保险都不错的。”吴主任说,如果再招不到人,这些企业将面临因人停产的境地。“用工荒”正在蔓延,它已经不再是南方特有的现象。

  核心提示

有人没事干,有事没人干。用工荒和就业难如今已不再是区域性企业的尴尬和无奈,已经波及到本是劳务输出的本源地,在逻辑悖论上,这种供需矛盾的症结是人口红利、廉价劳动力渐远的特征体现,更是后工业产业时代的必然。咸阳作为劳务输出大市,在一定程度上也存在着用工荒和就业难问题。这种结构性矛盾导致劳务供求的错位,是用工荒和就业难的根本所在。

[page]

  用工荒 跟不上技能型的升级换代

事实上,咸阳也不例外。一街两行门店,宾馆、饭店的LED每天闪烁着招工招聘,有的常年打着招聘的信息。

而记者在每周四劳动力市场的招聘会上看到,在咸企业岗位空缺很多,但空岗所需的大多都是机加工技术特长的工种,如数控车工、电气焊工、喷漆工等,保险促销员、置业顾问、销售等岗位却很少有人光顾。

“普工一个月给2000块,还嫌工资少,是不是吃了秤砣了?”西郊某电器公司的业务代表说。

从春节开始至今,我市已经有6场春风行动的主题招聘会,包括各县市区也在不同时间开展了“县乡招聘会”、“农民工专场招聘会”、“企业招聘面对面”等专场招聘会,而目的就是搭建供需平台、促进转移就业。

2月18日招聘会,提供3210个岗位,初步达成意向2204人。2月25日,提供10367个岗位,初步达成意向6875人。3月2日,提供3530多个岗位,初步达成意向3100人。7日,提供8802个岗位,初步达成意向5003人。8日,提供用工岗位近万个,初步达成意向的有2700多人。10日,提供岗位4470个,初步达成意向2300多人。

粥多僧少,来的多应聘的少,在各个招聘会上已经成为惯例,相比于万人过独木桥的公务员考试有些冷清。

而个别招聘企业为招工,采取了增加工资、缴纳五险、免费吃住等善待员工的措施。一些企业还专门拿出职位招聘应届毕业生,做到人尽其用。有的企业不仅提高了工资待遇,还推出了带薪年休假以招揽求职者……

企业用工薪酬对比看,农民工与大学生工资基本持平,据统计,今年用工单位提供岗位的月薪大多在1500-2500元之间,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多岗位涨幅在6%-10%之间,在相同的工资水平下,农民工由于要求不高,相比大学生更容易找到工作。

“很多企业需要机加工的技术型人才,并且他们也由过去的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型过渡,许多求职者所具备的技能已不能跟上用工需求的升级换代。”市中心劳动力市场职业介绍部部长杨文亭说。她认为,一些求职者的技能有待提升,他们大多只具备职业资格五级(初级技能)或没有技术等级职称。另外,个别企业招聘结果不理想,究其原因主要是招聘岗位含糊不清,待遇笼统,导致求职者不愿前去登记求职;其次,求职者对个别行业了解不够,比如房地产销售、保险、金融投资担保等行业,缺口较大。 

[page]

  就业难 就业人群的特征发生变化

咸阳由过去一百万人劳务输出大市,锐减到现在的四十多万人,但这说明,就近就业、就地就业成为一种趋势,随着近年来国家对西部投资的加大以及产业转移,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劳务人员就业的迁移性,加之全国劳动力总量的减少,既有人脉又有钱赚的就地就近就业正在成为一种趋势。

这就催生出本地企业的发展壮大,随之而来的是规模增大、用人增多,水涨船高的工资待遇已经逼近南方的企业水平。

现在一些南方企业提供的工资待遇与咸阳相差无几,即使略高于本地,但他们加班加点的工作模式已经被大家所了解,而且本地的人脉、资源等有一定的优先,所以在供职的选择上,本地的优势就显现出来。

现在国家颁布了许多惠及农民的农业政策,返乡的农民找到了致富的新路子,所以不愿意再回到城里工作,这对企业招工影响很大。从今年全国各地的招工形势来看,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这其实也是经济发展中不可避免的矛盾,

如果说70年代的就业人群是农民工,那么80、90年代已经成为后产业时代的宠儿,他们对职业的理想化和专业化,已经与父辈的就业价值观有天壤之别。

“传统的就业观正在改变,过去要求的是工资高,现在不仅仅是待遇薪酬、社会保险,还有劳动强度、工作环境、社会地位,甚至还有个人喜好等情感在里面,这种多元化的思想,也是在给企业提出更高的要求。”杨文亭说。

90年代的就业人群已经产生,他们大多是独生子女,价值观、人生理想、所受教育都与目前的就业环境不对称,包括农村在内,就业作为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让他们对现实的困境已经催生出新的就业观念,这与所处的时代特点是吻合的。

就业人群的特征化已经显现出来。独生子女多,90后多,与之前的70、80相比较,非主流意识形态突出,他们对于工作的选择性要求更高,这些新时期产业大军的产生,和整个产业结构难以接头,从而导致社会和家庭再次承担起时代的任务和压力。

从城镇来看,部分下岗失业人员就业难主要是由于自身素质难以适应新就业岗位的需要;部分大学生就业难主要是由于所学专业与企业急需不能对接,以及到基层、民营企业就业的渠道不通畅。

这种错位,让两者的对接和交流出现了壁垒,以至于出现了两头堵的状况。

似乎企业“用工荒”与大学生“就业难”是两条并行不悖的平行线,有评论还将这两者喻为“鸳鸯火锅”,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技能型人才的需求愈加强烈,我市就业市场内部结构性失衡也会更加明显,而农民工、低端岗位工人都是初级劳动力,都需要人才升级。所谓“人才升级”并不是指在学历上提高,而是技能的提升。因此,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培训也许正是“用工荒”与“就业难”的一个交集,这需要学校、企业与政府三方合力。由于技能型人才培养与市场需求的最终匹配需要较长时间,可以预见,“用工荒”与“就业难”的现象短期内都无法解决,还将长期存在。(记者 孟利明 实习记者 任莹) 


[page][page] 

9724313777bad97ee88bfcc17b9dbd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