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学天地
春节前奏曲

刚一入腊月,我哥就打来电话,说他们今年还要回家过年。昨天晚上接到也在西安工作的大侄子的电话,说他们今年也还要回家过年,他说他们想奶奶,想我和他婶娘哩。“回来吧!把孩子带上都回来!”我在电话上大声地喊着。

我无姊妹,只有我和我哥弟兄二人。我哥一家都在西安,照看家里老人,我责无旁贷。为了照看老人,十几年前我就要求调到家乡的蟒岭山前的小镇上工作。现在家里只有母亲一人在为我们独守着山里老家的摊子。好在,我工作的地方离家不远,骑车走,十几分钟的事,抽空总能回家见母亲。好在母亲身体还硬朗,不仅生活能自理,在家还种着一片园子,养着一群鸡。好在家里有叔伯兄弟许多,他们都很好,能替我帮忙照看着母亲。

母亲是我们村他们那一辈人里最后一个还健在的。有许多人问过我,母亲高寿的原因。母亲勤劳,母亲善良。就说母亲的勤劳,就有人不解,说我们不该让母亲种一片园子地,不该养鸡,但我们却不这样认为,我们要让母亲有事干,力所能及地为这个家为孩子们发挥着她的作用,让她的生活成为一种乐趣。我哥我嫂子,虽在西安离家远,但一年中会多次回家陪母亲,照顾母亲周到备至。我的女儿从上高中开始,每次回家都要给她奶奶洗头剪指甲,惹得她奶奶总要掰着指头算她孙女回来的日子。

作家鲁先圣说:“没了母亲,哪还有什么家?”是的,母亲的健在,是我们全家的热闹全家的福!为了我们一家人回家过年暧和,我早早地就烧好了木炭。烧煤有气味,人受不了,用电暧气,似乎缺少年味。多少年了,春节取暖我们依然用木炭烤火。好在我家有30多亩坡场,从父亲到我和我哥都喜欢植树育树,随便就近砍几棵杂木烧成木炭就足够我们用了。自打进入腊月天,母亲也开始忙活起来,在场院的石磨上将黄豆去皮准备做豆腐,在河边的石碾上碾谷子,准备做米酒,把每个人的被褥晾晒了一遍又一遍,把我从山上背回的干柴用小斧砍成一截截码齐放好,把鸡喂了一遍又一遍,希望公鸡长肥,希望母鸡下蛋……

今年的腊月天,大雪一场接着一场,天冷得厉害。一天,母亲站在大门口,望着远处的路,要我给我哥打电话说让他们不要回来了。母亲的心我明白,我也心疼我哥呢,60多岁的人了,身体又不好,所以我就把母亲的意思打电话给他说了。我哥在电话那头一时语塞,半晌才说:“怎能不回来呢?我也想妈妈,是一定要回来的。”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告诉我哥,我烧了两回木炭,天冷,家里暖和呢。

一天银行的朋友打来电话,问我要不要新钱,我才想到要备些新钱新年发压岁钱哩。今年的压岁钱我已有打算。母亲是第一个,她今年90岁,五年后给她过95岁生日,100岁大过特过,希望母亲随着我们走过一年又一年!第二个给妻子。说实话,妻子她比我小得多,能与我风雨同舟,情浓一道人生路,我该感激她啊!儿子、女儿他们已成人,将走入社会独立面对生活,今年的压岁钱还要给,也希望有意义。还有我两个侄子跟前的两个孩子,是我们四世同堂最小的两个,可人得心是我们全家的宝贝呢。

还有,由换新钱的事,我想到要买鞭炮对联一事,这我让儿子去办。我只说,鞭炮要多买,我们的春节一定要过得红火热闹。(韩景波)

责任编辑:王登

9724313777bad97ee88bfcc17b9dbd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