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学天地
英雄·祖国·母亲与儿子

我的母亲与共和国同龄,今年六十九岁。她是抗日英雄的女儿,我是英雄的女儿的儿子。

村里有位百岁老寿星,是外曾祖辈五舅爷,他说我外祖父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先后立过三次大功。新中国成立时外祖父响应党的号召,退伍支援农业建设,把英雄精神用到劳动上。从当互助组组长到初级社社长,外祖父一直都是一把锄头不离手,后来就是“兴修水利、平整土地”的农业学大寨时期。

童年的我已被母亲过继给没有儿子的外祖父当“顶门人”,并在外祖村庄上小学。记得每天下午一放学,我就爱往地里跑,去给平整土地的外祖父掀人力架子车。

有一天在太阳落山时,拄着拐棍站在村口的外曾祖辈五舅爷看见掀架子车下班的我,挡住说:你这一代孙子要好好向你外祖父那一代英雄学习,他现在身为生产大队党支部书记,带领社员平整土地,就像他当年带兵打仗一样。

当年在中条山,外祖父的连队与日本鬼子的一个中队的兵力相遇,双方的子弹都打光了,就拼起刺刀。拼到最后,在阵地上呼呼喘息的只有两个日本兵和外祖父三人僵持,猛然间外祖父大吼一声夺取两敌胆,同时左右两拨,回手用枪托砸伤左边鬼子,顺势刺刀刺中右边鬼子的心窝;然后转身拔刀,迅速绕到最后一个鬼子身后;活捉了最后一个鬼子兵。打下江山解甲归田二十年后,他当上了生产大队党支部书记,为了给乡亲们起模范带头作用,他每天3点起床,怕影响社员休息,就把行路时哐啷响的木板人力车扛出村,独自在坡地上干起来。等天大亮,社员们吃了早饭上班时,他已经多平整了10方土。长年的疲劳过度,把外祖父累得像夜晚田野上的弯月一样。

1978年外祖父去世后,仍然健在的106岁的外曾祖辈老寿星五舅爷说,我外祖父是为了下一代农民种水浇地而累病牺牲的。而在我的心目中,英雄的外祖父还活着——活着的是他的英雄加劳模的精神。

1988年是土地承包到户的第二个五年的开始。这年,我上完高中回村,正赶上村里调整土地,我分得四亩半责任田。看着地平、路端、渠端以及护路树和护渠树树行端直的田园美景,我就把责任田当绢帛,用锄头做绣花针,引草茎做线,绣上桃花、杏花、苹果花。在五彩百花的片片绿叶间,我还想绣出一些方块字,记载上英雄外祖父的事迹,激励我辈后人。

如今,英雄保卫的土地,承包到户已四十年,我和乡亲们抓紧时间,除了在各自的责任田调整产业结构外,还完成了五百户村民楼房建设。今年春暖时,城里的母亲回老家参观,她站在村头笑道:“乡亲们都富裕了!”我也高兴得诗情满怀。

啊!母亲,我做您的儿子,能做得自强、自立、而且还优秀得让母亲高兴,那么,我可以说,我不愧是英雄祖国母亲的儿子。(薛晓赤)

责任编辑:李晓颖

9724313777bad97ee88bfcc17b9dbd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