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学天地
放牧一群诗句

唐时的风,吹起多少风流才子的素衣白裳;宋时的雨,沾湿多少文人墨客的玉勒雕鞍。阅读古典诗句,就像穿越这千年的风和雨,在指尖的点点滴滴墨梅香中,抚摸古今共鸣,追求美的那份初心。

幼时与唐诗结缘,还是在咿呀学语的时期。那时,母亲便教我念“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虽不知何意,却慢慢爱上了那抑扬顿挫的韵律。等我长大一些,母亲就开始给我绘声绘色地描绘诗意了,我痴痴地想象着,眼前浮现出一幅幅山川水墨。“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天地一白,千山暮雪,在纯粹的白中一叶孤舟随风飘泊;“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奔涌的大江裹挟着月光,劈开星幕下的旷野,蜿蜒着消失在地平线;“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于是我仿佛行走在洒满月光的林间小径,枕着淙淙流水去寻梦的归处。从此,有一种或壮阔、或清秀的美,像诗句中皎洁的月光镌刻于心。

光阴像抓不住的流沙匆匆逝去,而我已从懵懂孩童走向了豆蔻年华。捧起《人间词话》,于宋词的烟雨中徜徉。“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那是秦观静水照花般的恬静淡然;“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那是冯正中迷失在隔雾看花、隔水望月中的凄楚悲凉;“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之何处?”那是晏殊对望尽天涯仍不得见之人的离愁别绪;“只恐舞衣寒易落,愁入西风南浦。”那是白石道人对冷香芙蓉,亭亭风浮华荷的咏叹。那些词人,行走在白墙黛瓦的巷陌,与我一起走向来日的风烟俱静。我与他们分享着离合悲欢,感受着那份水流云在的美好。

思绪回到如今,在洗净了唐诗宋词的迤逦浮华之后,我终于追溯到几千年前中国文脉即将起航的那个码头,沉醉在《诗经》的稻麦香和虫鸣声中,或在《楚辞》中追寻那个高冠岌岌,长佩陆离,行吟在江风草泽畔的孤傲身影。“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那是一种镜花水月般可望而不可及的脱俗之美;“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那是在十里桃花的光华中出嫁女子的纯朴之美;“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那是抗击玁狁的将士回到物是人非的家乡时的忧伤之美;“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那是萧瑟秋风中飞扬的漫天黄叶带来的苍凉之美;“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那是自由浪迹于天地之间的孤傲之美。

就这样,徜徉在诗词之间的心灵之花,终于开成清美、淡然的模样。对中国古典诗词的热爱,如一分月光泻地,而我就像一个牧羊女,在青山绿水间放牧一群诗句。(彩虹中学 张晨曦)

(指导老师:高少华)

责任编辑:李晓颖

9724313777bad97ee88bfcc17b9dbd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