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学天地
爱 在 路 上

忍耐有时候很疼痛,但结果会很甜蜜。懂得了倾听,才能了解真相;爱,有时需要等待,因为爱在路上。

一个小朋友手拿两个苹果,妈妈问:“给妈妈一个好不好?”

小朋友看看妈妈又看看苹果,然后把两个苹果各自咬了一口。此刻妈妈的内心有一种莫名的失落。

孩子咬完后对着妈妈说:“这个最甜的给您!”妈妈愕然。

爱,有时真的需要等待,因为它如三月的花一样正开在路上。

高信欣是我们班一个典型的留守儿童。在他的记忆里,爸爸和妈妈一直在外打工,只有过年时全家才团圆一次。自从他被留给了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这个称谓对他来说陌生冰凉得如同冬天屋檐下挂着的冰凌柱,既晶莹透亮又伸手够不着。

天生好动的他,课间在教室里不是做恶作剧就是追着别的同学打闹,不得有片刻的安静,作业从没有按时完成过,每次课堂检测提问到他时都是哑口无言。对他,我可是“法儿”妈妈丢了“法儿”——没法儿了!

年前临近放假的一段时间里,他表现得异常亢奋,情绪极不稳定,也最难管教,行为自由散漫,大错不犯,小错不断,与同学之间鸡毛蒜皮的事一河滩。学校要求管制刀具一律不准带进校园,对此他却我行我素、置若罔闻、随心所欲,对我的要求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上课老走神,手里面也时常玩弄着东西,典型的“顽劣户”。对他,我真的束手无策。

面对学生一再的妥协是我能力薄弱吗?我决定先走勤跟上,观察阵势,再想解决问题的办法。

一次吃过午饭,我特意去教室早一些,想进行一次突袭检查。我蹑手蹑脚地走近教室门口,还未跨进门槛就听见教室里人声嘈杂,同学们围着高信欣,边推搡边喊:“掏出来!赶快掏出来!否则告诉老师!”高信欣被围在中间,半猫着腰,右手紧紧地捂着口袋,左手拉着桌子腿,脸憋得通红,一副着急欲哭的样子。听到我的脚步声,同学们立即四散开来,回到各自的座位,高信欣仍然保持着原样。我让他掏出东西看看,他执意不肯;让他坐下,他也不坐,仅仅身体站得较刚才直了一些。无奈,我只好请他进我的办公室。

他尾随着我来到办公室,在办公桌前站定。我问他口袋里装着什么,他仍闭口不言语,脸憋得像树上的樱桃一般红。“别怕,你只要掏出来,老师看一下,不是危险物品就不会有事的!”我说。

这时他才放松了警惕,小心翼翼地将东西从口袋里往外掏,然后轻轻地放在桌子上。随着“咣啷啷”的一阵脆响,七八个光滑圆溜的小核桃在桌面上顽皮地跳跃滚动着,灰褐色的核桃皮泛着青幽的光。

“不是常对你说吗?不要把零食带进校园,你不知道吗?”我说。

“你是不是故意的?存心这样是吗?”我提高了嗓音,情绪有些激动,甚至失态。

他低下了头忽又抬了起来,眼里噙满了泪水,显然很委屈,嗫嚅道:“不是的!老师……”随后欲言又止。

我惊了一下,缓了缓语气说:“那你说清楚!”

这次,他直视着我。隔着桌子,我看到他目光坚毅透明,眼睛如同一汪深深的潭水,表情仍然带着些许委屈。

他说:“这是我在邻居家核桃树下的草丛里拾的。爸爸和妈妈要回来了,我给他们留了一些,这几个给你……”

我呆住了!

我处事鲁莽,竟然以自己的粗鲁与浅薄,泯灭着一个学生善良的童心!看着这一枚枚鸟蛋般光滑玲珑的核桃,我激动、惭愧,更后悔。这时我明白了:孩子们的内心单纯善良,他们何尝不是这籽粒饱满的核桃呢?

爱,就像三月里的花正开在路上,尽管有的吐芽,有的已经在枝头绽放,而有的正在扎根,但并不影响花期,只是我缺少了一颗等待的耐心罢了!(任红妮)

(作者单位:淳化县马家镇中心小学)

责任编辑:李晓颖

9724313777bad97ee88bfcc17b9dbd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