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编人员考试监督电话公示 金盟桥微生物项目环评公示
经典是这样砌成 ——秦观《鹊桥仙·纤云弄巧》赏析

马山前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凤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秦观是一位优秀词人,婉约派的杰出代表。秦词造诣很高,风格婉约,柔婉清丽,在宋词园地中独树一帜。它“柔婉”,含蓄蕴藉,缠绵悱恻,别于健朗,异于幽雅。它“清丽”,相对浓艳,异于古朴,有平易风度,有脱俗姿态。“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即为秦词品格。秦观以文学受知于苏轼,为苏门弟子之一,与黄庭坚齐名,为其所不能及。他一生穷愁潦倒,郁郁不得志,著有《淮海词》90首,《鹊桥仙·纤云弄巧》为其代表作。该词借助牛郎织女“七夕”相会的神话,歌颂坚贞不渝的爱情,格调高雅,欢快爽朗,成为古今爱情诗词的典范,千百年来被久诵不衰。

题材出新。牛郎织女,是传诵千年的神话故事,我国四大民间爱情传说之一。他们为神话人物,从牵牛星、织女星衍化而来,讲述一对分居夫妻,坚贞不屈,百折不挠,心心相印,每年农历七月七日会面一次。历代墨客都写诗作词,记述他们的纯真爱情,但大多消极沉沦,富有悲剧色彩。秦观的《鹊桥仙》与众不同,虽是传统题材,也写爱情主题,却能突破离情别恨的旧程式,自立机杼,别出新意:只要爱情真挚专一,即使只有一年一度的相见,也胜过无数次的平庸聚合,更无须一定朝夕相守!全词充满积极乐观情趣,丝毫无消沉感伤之意,在古典爱情诗词中实属罕见。

技法添彩。这首词共56个字,分为上下两阙。从结构上看,每一阙前三句实写,后两句虚议,全词浑然一体。从手法上看,有写景,有抒情,有议论,虚实相兼,跌宕有致,情、景、理融为一炉。上阙头三句写“相会”。初秋的夜晚:“纤云弄巧”,轻柔多姿的云彩,变化出多幅优美图案,暗喻织女的手艺绝伦。“飞星传恨”,闪亮的星星,在长空飞驰,为他们传递离愁别恨。下阙头三句写“惜别”。“柔情似水”,两人相聚的喜悦,像淙淙流水脩然而去。“佳期如梦”,美好的欢聚时光,似梦幻一闪而过。这表面上是,写云写星,写情写聚,实则全落脚在人的情感上。“纤云”着意“弄巧”,“飞星”急切“传恨”;“柔情似水”即逝,“佳期如梦”瞬失。作者无不感慨道:“银汉迢迢暗度”,美满的团聚不易;“忍顾鹊桥归路”,痛楚的惜别无奈。这种“化景为情”的换镜技巧,被应用的得体绝妙,也为全词增色添彩。

议论超群。本词有两段感情色彩极浓的议论,凸现其成为千古爱情绝唱的动因。前者为“金凤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在秋风玉露的夜晚,久别的织女牛郎,在碧落银河之畔相会,这多么幸福美好,天上一次相逢,远比人间千遍万遍珍贵。热情歌颂理想、圣洁、永恒的爱情。后者为“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两句揭示爱情真谛:爱情是要经得起长久分离的考验,只要彼此真心相爱,即使长年天各一方,也比朝夕相伴的碌碌无为美好得多。这些精当的议论,强化了词的命义,使之脱俗超凡。让你在阅读中体味,悲痛中的欢乐,欢乐中的悲哀。婉约词家忌讳写作上的议论,秦观却把它应用得流畅自如,委婉蕴藉,余味盎然。明人沈际飞评说:“世人咏七夕,往往以双星会少离多为恨,而此词独谓情长不在朝暮,化腐朽为神奇!”秦观功莫大焉,他正确的爱情观,高尚的精神境界,远远超越古时同仁。

借鉴发力。秦观是苏门弟子,婉约旗手,有学习的特长,有借鉴的本领。本词多个经典词句,皆为他借学成果,出韵味,富美感,显张力,既表现艺术才华,又彰显思想高度。如“纤云弄巧”,源于“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银汉迢迢暗度”,源于“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都出自东汉《古诗十九首》。如“金凤玉露一相逢”,借鉴李商隐《辛末七夕》诗,由“由来碧落银河畔,可要金风玉露时”化出。又如“忍顾鹊桥归路”,源于梁庾肩吾《七夕》诗:“寄语雕凌鹊,填河未可飞。”以及李商隐《七夕》诗:“鸾扇斜分凤幄开,星桥横过鹊飞回。”再如“又岂在朝朝暮暮”,源于宋玉《高唐赋》中的:“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秦观只顾埋头走自己婉约之路,吸收温飞卿的细贴含蓄,接受韦庄的清丽委婉,沿着李煜、柳永的路子走来,以清丽婉约之风启迪李清照、陆游、程垓等南宋词人。

责任编辑:徐荣浍(实习)

9724313777bad97ee88bfcc17b9dbd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