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日报社2019年预算说明
春天来了

雨凡

春是从昨夜那一场绵绵密密的雨水中走来的。先是沙啦沙啦响成一片,后又淅沥淅沥下个不停。那声音近了又远,远了又近,仿佛一群暌违已久又十分熟悉的朋友,正以赴约的快意走来,脚底发出的声响轻柔晓畅、甘滑润泽,聆听一会儿,有一种亲切温润的气息,填充鼻腔和肺腑,心里会情不自禁地咏起杜甫的诗句: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春是今晨飞上村口那棵老榕树枝叶上的一缕缕霞光,红艳艳、暖暄暄的。霞光射到哪里,哪里就柔条垂散;霞光落到哪里,哪里就翠蔓乍斜。当霞光铺展在乡间小路上,连踩出的一双双脚印也都泛青了。地下的蚯蚓蠢蠢欲动,它们摸到了泥土的温度;村里的鸡鸭也奔跑得格外勤快,牛羊更放大了嗓门,欢欣地朝翠草芊芊的山坡走去。人呢,早从各自的家门纷纷走向山口、河边、果圃、菜地,一张张笑脸,光泽鲜亮得像一朵朵彩云。

春是撞响在一家家电脑、手机上那一阵阵悦耳的音符和铃声。飞来的燕子早熟悉了这种声音,因而只顾满心欢喜地哼唱着那支古老的歌谣,来回在屋檐下筑巢;只有抽水机的马达和下田的拖拉机不客气地轰鸣着,吐出咕嘟嘟的泥水,把沟渠中的小鱼虾吓得一下蹦出了水面;最有意思的是那揖别多年的青蛙也纷纷爬到田埂上,激动中又有点惊悚地窥视着四周的动静。这时,有人扯开嗓子唱起了俚歌,那活泼泼、水灵灵的调子,唱飞了云,唱散了雾,把天地间都唱得一片澄碧、一片葱茏。

春是那田野、山垄上漫天飞扬又欢快撒落的种子,每一颗、每一粒,像金色的希望、飘飞的音符,嵌入等待了一冬的泥土。都说:春天的土地,没有一寸是可以浪费的,一分春色一分情,一寸土地一寸金。连诗人也写下诗句:春啊,春啊,播种的时候……此时,那扬起又落下的种子,正是这季节不可省略的美。那泥土也以一种潮湿、发酵的气味,像孩子似的张大嘴巴,贪婪地接纳从空中撒落的种子。虽说种子钻入泥土,倏忽不见,但不消几天,它们就会从泥中钻出,顶着白花花、翠生生的芽瓣,在软软的风里,把一条条田埂全部染绿。

春是那件年年为大地披上的硕大无比又色彩缤纷的盛装,不过今年的色调比去年更鲜艳。看那远山,黛中绽蓝;看那溪河,碧中透绿。质雅可爱的报春花儿,除了梅花、桃花、玉兰,联袂演出的还有北方的山桃、连翘、二月蓝等等,它们按捺不住喜悦的心情,精心靓装,让天地早早就姹紫嫣红一片;更有莹露闪闪的田野,那一片片盛开的金黄的油菜花,粉蝶在玉茎旁曼舞,蜜蜂在花蕊中轻歌。村里村外,墙隅石缝,因液汁而饱涨的枝条迎风摇曳,婆娑滴翠;阳光洒处,花开成片,浓艳芬芳。连村前那一片荷塘,那被风刀霜剑切刈了一冬的枯荷,也提前绽出了嫩嫩小小的叶片,在一帧风情浓浓的意境中,加倍丰盈自己葱绿的往事。

都说,春是人间最美、最勤快的信使。她昼夜不歇,给远山近岭送去一张张色彩鲜美的明信片;她时刻不停,给大江小河捎来一支支悦耳动听的迎新曲。她用无形的指尖,悄悄撩开了东西南北数不清的柳芽花苞;她用含笑的明眸,轻轻弹拨着男女老幼心中热切的希望。她走到哪里,哪里就花团锦簇,她去向哪里,哪里就笑语欢歌。但她一点儿也不疲惫,只是欢快地赶路,并不停地报讯,那一颦一笑,引得天地注目;那窸窣裙裾,荡起醉人馨香。

这一年中最迷人的春天啊,又如期来临了。

责任编辑:李博雯

9724313777bad97ee88bfcc17b9dbd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