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日报社2019年预算说明 违规收送礼金问题线索举报
您的位置: 首页 > 美食娱乐
大佛寺石窟“觉路”二字或为李白墨迹

彬州市城西清凉山下,有一座建于唐贞观二年(公元628年)的大佛寺,原名庆寿寺,寺共有一百零七个大小石窟,二百五十七个佛龛,大小造像一千四百九十八尊,是中原文化鼎盛时期唐代都城长安附近的重要佛教石窟寺。其唐代泥塑大佛在长安及周边地区规模最大,体现了石刻大佛艺术自西域东传及在关中地区的流行。2014年6月22日,彬县大佛寺石窟入选世界遗产名录。大佛寺每年农历三月初八有庙会,届时,周边秦陇各地的善男信女云集,进香朝佛,虔诚祈祷,诚挚还愿,祈求平安。

大佛寺石窟券洞上刻有“觉路”二字,二层券洞上则有“明镜台”三字,大佛护楼檐前又“庆寿寺”三字。其自何来,引人深思。

近日,笔者有幸探求到“觉路”“明镜台”“庆寿寺”这三幅字词的题写者。并通过当地民间传说、大佛寺现存有清一代所立石碑内容、当地再续《武氏家谱》相关内容和健在耄耋老人的相关讲述,多方互为佐证,基本可以认为“觉路”二字传说为大唐一代诗仙李白题写;“明镜台”三字为清同治癸酉科会试举人邠人武谦题写;“庆寿寺”三字为清同治年间廪生邠人武述文题写。

“觉路”或为李白墨迹

大佛寺建成于唐贞观二年,千余年间,大佛寺石窟几经泾河洪水浸漫,淤泥曾漫没大佛莲花底座;历代修建修葺的大佛石窟券洞、二层券洞、大佛护楼曾几度垮塌,历代曾多次进行过重修。大佛寺碑廊现存历代重修大佛寺《黄龙记事碑》《重修大佛寺菩萨殿碑记》等七通石碑,便是最为有力的历史见证。

又据当地曾在大佛寺小学读过书的人说,1964年6月2日,大佛寺石窟券洞上东侧客厅坍塌,后来石窟券洞亦陆续坍塌,在露天可以看到窟内大佛。新中国成立后,彬县人民政府曾几度拨款修葺坍塌破败的石窟券洞,重绘大佛金身,大佛寺石窟方得以保存。

笔者在与当地耄耋老人采访交谈中,他们皆说,听祖辈和父辈们讲,相传“觉路”二字为李白题写。

唐开元十八年(公元730年)初夏,李白由湖北安陆初入长安,欲谒王公大臣无果,仕途不遇,是年暮秋到邠州新平(今彬州市)拜访其族兄李粲。彼时李粲任新平长史(邠州刺史佐官,无实职,亦称别驾)。李白在邠州留下《登新平楼》《赠新平少年》《豳歌行上新平长史兄粲》诗作三首。彼时,大佛寺建成已历时102年。诗仙李白游历邠州不会不去大佛寺,正是李白朝佛游览大佛寺胜景时,或受邀或即兴或逢修葺石窟券洞,李白挥毫题写了“觉路”二字,被镶嵌于石窟券洞之上。退一步说,即便李白游历邠州未曾去大佛寺,而李粲向诗文书法俱佳的李白索字亦是情理中事。

根据当地民间传说与李白开元十八年(公元730年)暮秋游历邠州及其传世的三首诗作这一客观历史事实,可互为佐证。故,“觉路”二字为李白题写之说,其可信度极高。

“明镜台”为武谦题写

据大佛寺姜渠村年近八旬的耄耋老人武应儒说,自从他记事起,父亲就曾多次对他说过,大佛寺“明镜台”三字,是咱石岭子西堡村武谦写的。近日采访座谈中,武应儒老人对笔者说:“我小时在大佛寺上小学,我同班同学石岭子西堡村武鸿儒,当年曾把他老爷写的几张字拿到学校,给我和班上同学们看。字写得很好,是楷书和篆字,字很漂亮。我当时还对武鸿儒说,你写得下你老爷这样的字吗?武鸿儒还赌气反驳我说,说不定,我今后也能写像我老爷这样的字。”

又据大佛寺姜渠村刘姓耄耋老人(咸阳电力学校退休干部)说:“1953年,我在大佛寺庙上小学时,班主任徐继昌老师(1927年5月—2015年8月19日,今韩家镇南玉村人)在课堂上为鼓励学生写好字时讲:大佛寺庙上‘明镜台’三个字,是咱班武鸿儒曾祖父写的;庙顶上的黄顶子是咱班朱兴存曾祖父朱木匠重新安装的。下课后,同学们围着武鸿儒起哄。第二天上学,武鸿儒拿来他曾祖父写的字给同学们看,我也看到了。”

另据徐继昌之子徐安乐(车家庄中学教师)讲:“我父亲生前曾多次对我说,我当年在大佛寺小学教书时,班上学生武鸿儒兄弟俩学习很好,字也写得好。他们长大后,皆事业有成。他们的祖先给大佛寺庙上书写了‘明镜台’。”

武鸿儒(1942年12月5日—2004年5月6日)大佛寺石岭子西堡村人,1961年由西安搪瓷厂入伍,1964年毕业于天水步兵学校,历任解放军8083部队骑兵师排长、连长、侦察科长、3610部队团参谋长;1980年10月由部队转业,任西安市汽车配件公司党总支书记。1997年3月退休,2004年5月6日病卒彬州。

经耄耋老人口述和笔者研读当地再续的《武氏家谱》相关记述,武鸿儒的曾祖父武谦,生于清咸丰元年,卒于民国七年(公元1851~1918年),清同治甲子科乡试秀才,清同治癸酉科会试举人。任邠州书院教员,邠州学正署训导、学正。擅长书画,尤擅书法,四体皆能,以楷魏见长。

据再续《武氏家谱》记载:武谦先祖武英,字世杰,生于明天顺年间,具体生卒年月不详。明成化壬辰科举会试拔贡,任山西布政司大同府校检;四川布政司保宁府知事,五品同知;后履职陕西布政司平凉府和湖广布政司。

在与武应儒老人座谈交流时,他对笔者说:“我父亲在世时多次对我说,当时‘明镜台’三字出现在大佛寺庙上后,村上有人议论说,‘明镜台’中的‘明’字写错了,‘明’字的左偏旁咋写成‘目’字了?当时写字的武谦心知肚明且幽默地对议论的村人们说,‘实话,明字咋真的写错了。’”殊不知,那目字旁的“明”字是古体字,并非错字。

笔者据当地老人口述和再续《武氏家谱》及大佛寺现存《重修大佛寺碑记》考证,武谦题写“明镜台”时在清光绪元年岁次乙亥。

“庆寿寺”为武述文题写

近日,笔者在当地与耄耋老人座谈交流时,得知年近八旬的武应儒老人即是“庆寿寺”题写者武述文的嫡孙。武应儒老人对笔者说:“我父亲生前曾多次对我说,大佛寺庙上‘庆寿寺’三个字是你爷写的;‘明镜台’是石岭子西堡村武谦写的。”据再续《武氏家谱》记载和大佛寺现存石碑相关内容考证:武述文,字宗尧,生于咸丰元年五月初五,约卒于民国二十年(公元1851—约1931年),邠州眉寿里石岭东堡村人(今大佛寺石岭子东堡村),清同治三年甲子科廪生,书法精湛。终生在眉寿里大佛寺书堂教书。曾为清咸丰末年间监修大佛寺董事。

笔者据再续《武氏家谱》考证,武述文与武谦是本族远房同庚堂兄弟,武述文略长于武谦。

是巧合还是必然,武氏同族同庚远房堂兄弟竟然以各自精湛的书法和不同的艺术风格,在清咸丰末年间重修大佛寺时,双双为大佛寺石窟这一世界文化遗产,分别题写“庆寿寺”和“明镜台”这两幅字词,实属罕见。这不仅是武氏家族的荣耀,而且是石岭子东西堡村人的荣光。

虽武谦、武述文之于诗仙李白的才华才气才情与名望不可同日而语,然他们风格迥异的书法艺术却在大佛寺石窟交相辉映,共同见证着大佛寺石窟苍茫悠远的历史与经天纬地的沧桑岁月。

上述考证及结论,难免疏漏瑕疵,尚请相关专家学者、社会贤达和有识之士不吝指正,以正“觉路”“明镜台”“庆寿寺”题写者之本真和历史之真实。

责任编辑:李晶

9724313777bad97ee88bfcc17b9dbd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