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日报社2019年预算说明 违规收送礼金问题线索举报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学天地
冬阳下的风景

□路来森

冬日寒冷,有阳光,便生一分欢喜。

总有冷冷的风吹着,冬阳不会热,只有一分暖,深寒中的暖,所以,以“暄暄”二字形容之,似乎是再恰当不过了。

暄暄,让人想到冬日里怀抱的一只汤婆子。

冬日的太阳,就是一只“汤婆子”,温而不热,暖而不烫。阳光不似夏日那样热辣辣的,直耀得人眼目;冬日的阳光,总蕴着一分淡淡的黄,纵是日照中午,那阳光,还是散发着一种新熟的蛋糕的味道。

这色彩,这味道,都叫人喜欢。乡下人,一起床,便习惯性打开房门,然后,仰头看看天;若是一天晴朗,一天蓝碧,那脸上,顿然漾开一汪美滋滋的笑颜。

于是,打开鸡笼,打开大门。家狗和家鸡,便一窝蜂地跑向门外。狗,不会跑出很远,跑到大街上,对着四周汪汪地叫几声,似乎是在宣示自己的存在;然后,就回到大门前,徘徊一阵。太阳渐渐升高,狗就在大门前的一个角落,蹲下了,警惕地对望着从门前走过的人,或者,蓦然起身,追逐一只落在地面上的麻雀,没有什么原因,只是喜欢,一只狗,也是有一份自己的“喜欢”的。之后,又回到自己蹲过的角落,斜着身子,趴下了,因为此时,阳光已照在了它的身上,它感受到了太阳的温暖,身体变得慵懒起来。阳光越来越暖,狗也越来越慵懒了,狗眯上了自己的眼睛,有行人走过,它也只是眨巴一下眼睛,连抬一抬头,也懒得动了……

鸡,通常是成群的。一群鸡,扑棱棱地跑着、飞着,奔向村外,奔向村外的柴草垛。柴草垛,有一些残留的粮食颗粒,鸡们就围着柴草垛刨食起来,柴草乱溅,尘土飞扬,鸡却咕咕咕地叫着,一派欢欣。鸡的这样的行为,农人们并不嫌弃,因为被刨开的柴草,会被太阳晒干,临近黄昏,农人就背一只竹篓,把晒干的柴草取回家,晚间,燃烧成村庄袅袅的炊烟。鸡刨食累了,或者是吃饱了,也会休息,也会躺在朝阳的柴草垛前,坦然地,一派舒服地伸开自己的翅膀,懒懒地晒在那儿,尽情享受冬日阳光的温暖。红红的鸡冠子,溢着快乐的红润……

太阳升高的时候,女人们会抱出家中的被褥,一条条地搭在庭院中拉起的绳上。晒一会儿,女人就拿一根藤条,抽打被褥;此时,你会看到丝丝的尘埃,在阳光下飘逸着、跳跃着,散溢开来……晒被褥的这个过程,女人会蹲坐在堂屋门口,晒着太阳,做针线活。那情态,好安静,好温馨,好怡然。

太阳偏西了,女人们就把被褥收起,将其铺展在床上。这一夜,就铺满了冬日阳光的温暖。

上了年纪的男人、女人,会拿上一只脚凳,到南墙根下晒太阳;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负暄。负暄的老人,一派祥和,祥和如深醇古旧的日子。的确,每一张爬满皱纹的脸,都是一张时间的日历,负暄之下,晒着的不仅仅是自己的身体,还有往事,还有那一张张回忆的卡片……

一分冬阳的温暖,会使一切不快,涣然冰释,转化为一种煦暖的情怀,温暖着生命的过去和未来。

这个晴阳的冬日,我在阳台上煮茶、读书;我阅读,我沉思,我在沉思中,回望乡村,回望乡村曾经的——冬阳下的风景。

感觉:很美,很美。

责任编辑:豆雅博

新闻推荐
9724313777bad97ee88bfcc17b9dbd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