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日报社2019年预算说明 违规收送礼金问题线索举报
方舱里的小书童

原题目:方舱里的小书童

downLoad-20200324112225

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脑病三科副主任医师 周锋

在江夏方舱医院工作二十余天来,隔着密闭厚实的防护服,我耳边时刻充满着道谢与鼓励的话语,隔着雾蒙蒙的防护眼镜及面罩,眼前也总能收揽到太多的感人情景,其中有一位和我女儿同岁的小男孩,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但是由于排班原因,在他痊愈出院之际未能如约送别,只能隔窗祝福他茁壮成长、学业有成。

小男孩今年八岁,是和他的爸爸一块进入方舱医院接受治疗的,第一次见到小男孩是在查房过程中,看见他一个人安静地坐在床上看书,心中莫名的感动与爱怜。一来,在这种环境下能静心读书本就不易,特别是对于小孩来讲就更难了;二来,男孩和我的女儿同岁,一下勾起了我对女儿的思念。赴抗疫一线后,我已经好久未和小宝贝联系了,因为每次忙完回到酒店大多都是在后半夜,接通家里视频,小宝贝已经休息了……

在详细询问症状、阅读胸部CT、查体以及翻阅病史后,我确定孩子只是轻型COVID患者,心中顿感欣慰。这时,孩子的父亲从外面打开水回来了,他再三感谢了医疗队队员,并向我们介绍了孩子的发病、生活与学习情况,在他眼中,我能感受到一位父亲对孩子的担忧与愧疚,但是小家伙看似比大人们快乐、坚强多了,这在以后每天的生活中得到了证实。

由于特殊的感情原因,我在每次值班查房过程中都会刻意“照顾”这位小患者,大多数时间总能看见他或静静地读故事绘本,或趴在床上书写作业,或坐在床边通过手机远程学习。当然,孩子天性活泼,偶尔也能看见他调皮捣蛋,一边听周围大病友们谈古论今,一边乐不思蜀地玩着游戏。有一次忙完手头工作,我特别想和他聊聊天,我问他:“在这里住院,感觉害怕吗?”他说:“有这么多叔叔阿姨照顾我,每天学习、睡觉、吃饭,一点都不怕。”我又问他:“你知道为什么会来这里吗?”他回答:“我是(核酸)阳性,所以就来了,但是没有生病的感觉,每个人都告诉我很快会好起来的。”在此以后和爱人、女儿的通话中,我多次以小男孩的乐观、求学精神安慰、鼓励女儿。

当得知小男孩和他的父亲出院时,我正在交接班,等赶到病区,他们已经离开病房了。我透过走廊窗外看见队长雷根平带领护理姐妹们和他们一一道别、殷切祝福,因为入舱身着防护设备限制外出,我没有过去,但对祖国花朵的祝福与期盼一定能传递给他们。

江夏方舱医院里人与人的融洽犹如暖阳余晖,而暖光挥洒下的求学孩子的身影又让人久久难忘,纵使病毒肆虐,但这位方舱里的小书童却教会了我们在逆境中如何摆脱焦虑与沮丧,教会了我们如何追求快乐与逆流而上,其实有时快乐很简单,一颗童心足矣。 

责任编辑:赵磊

9724313777bad97ee88bfcc17b9dbd64